您的足迹:首页 > 安全播报 >硅谷开始抄袭中国”和“中国落后硅谷20年”,哪种说法更靠谱?

硅谷开始抄袭中国”和“中国落后硅谷20年”,哪种说法更靠谱?

“硅谷开始抄袭中国”和“中国落后硅谷20年”,哪种说法更靠谱?

大名鼎鼎的纽约时报在今年8月初撰文称,“终于轮到硅谷抄袭中国了”。该文举例称:

即时通讯服务Snapchat和Kik,通过让用户使用智能手机的摄像头拍照,使用像喝醉的条码来连接用户和分享信息;Facebook正在Messenger应用中植入约车和支付功能;Facebook与Twitter都已推出了视频直播服务。所有的上述发展有一个共性:这些技术已率先在中国市场获得流行。

文章指出,在中国的微信、支付宝、微博等APP中,早就集成了美国那些大小互联网公司正在尝试增加的业务功能。特别是微信和支付宝,他们不再像美国互联网公司的APP那样功能单一,几乎都已成为一站式生活平台,非常受用户欢迎,它们背后的运营公司也因此大获成功。

文章从美国互联网公司开始模仿微信和支付宝的这种行为,认定美国的互联网公司开始抄袭中国了。这是前所未有的现象。早些年,硅谷一直是中国科技创业公司抄袭和模仿的对象,C2C(Copy to China)模式一直被传为笑谈。不过纽约时报认为,2016年这一情况开始反转。

那篇文章发布后,中国很多互联网创业者和媒体观察者犹如被打了鸡血,纷纷站出来发表言论支持这种观点。在他们的影响和带动下,很多中国网民也开始相信,中国与硅谷的差距,正在无限逼近,或干脆已经抹平,甚至超越硅谷。

然而刚刚过去两个月,硅谷百年史的作者斯加鲁菲却站出来说,现在的中国,仍落后硅谷二十年。值得一提的是,他的这一言论并非发自美国本土,而是在中国参加一个相关的高峰论坛时发表的,“丝毫不给面子”。

斯加鲁菲的第一个理由是,中国公司的影响力仍主要局限在中国,即便像微信这样拥有海量用户的应用,在海外的用户也绝大部分是华人。他指出,由于中国人口众多,很多互联网公司拥有不输于硅谷科技公司的用户规模,但单纯比较数字是没有意义的,还要看下一个大事件(next big thing)发生在哪个地方。当前,中国的公司们还会主要参考美国及以色列,而美国则不会参照中国。

同时他认为,中国公司在打造国际品牌方面尚欠火候,而且潜意识里还有自卑感。这些影响了中国公司成为全球性的企业。他举例说,像苹果、谷歌这样的公司做了VR设备,便会全球知晓;换做华为,还会有这样的效果吗?他指出,今天全球范围内最有价值的品牌中,排在最前面的都是硅谷企业,然后有少量日韩企业,中国公司在海外仍未打开局面。

到底是硅谷开始抄袭中国,还是中国仍然落后硅谷二十年呢?不同人心中肯定有不同的答案。其实就事论事,仔细回顾纽约时报和斯加鲁斯发表各自言论所找寻的论据,可以说都有道理。

纽约时报主要讨论的是互联网公司,而且是偏互联网应用层而非技术层的公司。这方面,坐拥巨大人口红利的中国互联网公司们,并没有感受到与硅谷同类公司之间有太大的差距,反而,由于中国政策对垄断没有太大的限制,使得微信、支付宝们能够凭借雄厚资本及马太效应越做越大、越做越重,影响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但如果把对比范围扩大到技术层面,那么硅谷的优势还是比较明显的。从核心的硬件芯片到软件操作系统,硅谷仍然居于绝对垄断地位。纽约时报没有谈到这点,显然是有意回避了。所以那篇文章所谓的硅谷抄袭中国,很大程度上是指硅谷互联网公司开始抄袭模仿中国互联网公司。

斯加鲁菲也明确指出在互联网应用层对比用户数没有任何意义,因为中国用户基数本身非常之大。他借全球范围内品牌知名度差异之说,本质上是在讲原创与非原创之间的差异。在他的潜台词里,原创是可以风靡全球的,而非原创或模仿的东西,就有很大的局限性。这很好理解,当跟随者想要去进军全球市场时,开创者们早已名声在外。另外,具有巨大价值的品牌,本身就是原创的东西,鲜见有模仿的东西成为全球性领先品牌。

在过去的不到二十年时间里,互联网势力在硅谷抬头,包括谷歌facebook亚马逊在内的互联网新星迅速成长为行业巨头。但硅谷真正的内涵,并不仅仅是“前台”的互联网公司,而是“后台”的思科、英特尔、高通、德州仪器、微软、IBM、甲骨文等软硬件巨头公司,它们牢牢把空着当今全球商业的底层秩序,支持着全球的互联网上层应用公司“御风而行”。毫不夸张地说,即便互联网泡沫再次来临,使全球的互联网公司陷入低潮,但这些底层技术提供商,仍会笑坐钓鱼台,助推下一波浪潮。

忘掉中国经赶上硅谷、硅谷开始抄袭中国这样的言论吧,我们与硅谷的差距,可能还不止二十年。什么时候可以这样说呢?等中国在不同关键领域拥有五六家华为这样的公司,或者BAT把势力范围扩充到全球之后吧!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路人甲 表情
Ctrl+Enter快速提交

网友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