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足迹:首页 > 安全播报 >“DT in the house”:这会是硅谷的噩梦吗?

“DT in the house”:这会是硅谷的噩梦吗?

“DT in the house”:这会是硅谷的噩梦吗?

2016年11月9日,美国总统大选的各州投票结果出炉。最终,共和党候选人多纳德·特朗普战胜了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成为了第58届美利坚合众国的总统。

其中,特朗普赢下了包括佛罗里达、俄亥俄、亚利桑那和北卡罗纳等关键摇摆州,并且出人意料地拿到了原本属于民主党阵营的密歇根、威斯康辛和宾夕法尼亚州的选票,在总计538张总统选举人票中获得了超过270张选票。

接下来,特朗普只需要等待选举投票人在12月17日走完正式的投票过场,就能在1月上旬正式入住白宫。

今年的总统大选,用跌宕起伏都不足以形容其精彩程度。初选阶段,特朗普杀出重围,以巨大优势成为共和党候选人;尽管希拉里在初选中轻松获胜,电邮门事件却在不断发酵;随后在10月7日,华盛顿邮报爆出了特朗普在2005年的不雅言论视频,掀起了一波反特朗普的舆论高潮;而在大选前一周,FBI重新介入邮件门调查再次为大选结果平添悬念。

时至今日,大选结果也尘埃落定。围观者还没有从这出大戏中醒过神来,却又要面对另一个问题: 特朗普当选了,对我们到底有什么样的影响?其中,进入美国硅谷的中国海外投资人更关心这方面的问题。

“共和党派本身对于中国资本以及中美合作相对于民主党会更加反对和排斥,这是需要投资人提前做好准备的。这不会马上就发生,但是接下来四年可能是一个整体风向的调整。”硅谷斯坦福背景的投资人张璐在接受笔者采访时这样说道。

美国民众正在寻求变化

今年美国的总统大选注定要载入史册,特朗普击败了从政30年的希拉里,意味着美国人已经厌倦了传统的政客,希望通过选择非传统意义上的总统候选人来表达他们的诉求。

“当经济形势不好,过去的政府的行为让选民不停失望,他们是迫切地希望可以出现一个非典型性的政客带着他们走一条不一样的路。”张璐说。“所以,才会促使选民去选择特朗普这样一个本不该获得如此多支持的美国总统候选人。

作为一个没有政治经验的生意人,特朗普能够一路过关斩将并且在总统大选中获胜,靠的是准确抓住了底层民众渴望改变现状的心态。“Make America great again.”(使美国重新伟大起来)这句口号反映他想要改变美国的决心。

同时,作为商界的精英,特朗普却选择戴上棒球帽,敞开西装扣,通过这样的形象拉近和民众的距离,将自己和政治精英区分开。

中美合作将遭遇保护主义政策

由于美国特殊的政治体制,总统的政策必然和其背靠的党派相一致,所以投资人需要根据党派来分析美国未来的政策导向。

今年共和党自2008年之后再次夺回白宫,整体政策也必然会更加偏向保守和偏向于服务传统的中产阶级和高收入人群。对海外资本而言,共和党一直倡导的贸易保护主义也会对中美之间贸易和资本融合产生负面影响。

“首先,他不会在中美的互动合作过程中提供太多便利,反倒会设置一些障碍。此外在两边长远的资本互动过程中可能通道渠道也会越来越少。”张璐说。

此外,特朗普在大选中所发表的极端政治言论,也让很多投资人担心他是否会在上任后采取极端的政治行为。

张璐认为,美国完善的政治结构决定了总统的权利会受到约束,很多政策将无法推行。同时,特朗普在党内的支持率不高,这也会是他当选总统后需要解决的问题。

“特朗普是极端单边主义和保守主义的支持者,我相信共和党不会和特朗普在很多政策导向上看法一致。”张璐说。“特朗普在党内树敌很多,包括麦凯恩、卢比奥等议员都与他不合,这会对他的政策推行带来一些障碍。”

竞选承诺不代表政策的兑现

对于海外投资人而言,总统选举自然是今年美国最重要的事件,投资人也在密切关注两位候选人在竞选过程中所给出的承诺。但事实上,候选人对民众许下的福利政策往往在当选总统后不会被兑现。

以基金的附带效益(Carry Interest Loophole)为例,两位候选人都在竞选中承诺会改变这个政策,提高基金收益的税率,但在张璐看来,这个话题是老生常谈。

“VC(风投)该拿多少carry(收益分成),拿到的carry要如何去上税,这个话题很多年前就有过很多讨论,之前两边都会宣传会做改变是因为为了取悦民众,但他们将来不会真的这样做。”张璐说。

张璐认为,在关注总统选举的同时,应该将大选和未来的政策倾向分开看。

“不仅要密切关注说谁可能会成为总统,也要去密切关注到底哪个党派会有机会控制国会,这也是选举成功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张璐说。在今年的总统大选的同时,共和党也分别在众议院和参议院的竞选中战胜了民主党。

大选结果不会过度影响硅谷

尽管共和党在政策导向上不会促进中美融合,但是作为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中美合作的主题只能是融合,而不是对抗。这并不是共和党所能逆转的趋势。

“整体经济下行的状况下,即使共和党有单边保护主义的倾向,其主要目的还是需要尽快提高经济,让上一批在经济快速发展却没有得益的人得到回报。所以对于中国资本投资而言不需要有太大的担心。”张璐说。

此外,美国的政治和经济联系并没有这么大,尤其是地处美国西海岸的硅谷,无论在地缘上还是经济上,都相对独立。

硅谷具有强大的科技创新能力,在经济上相对于其他地区更加独立,总体上欢迎海外的资本进入美国,同时鼓励移民政策,从而引进更多外来人才。

“硅谷和政治中心华盛顿分处美国的两个海岸,这在地缘上减弱了华盛顿对硅谷的政策辐射。但是反过来看,硅谷无论是从社交网络平台还是科技创新领域都能够辐射整个北美甚至全球,而这是不受地域限制的,对华盛顿的政策导向也具有影响力。” 张璐说。“硅谷整体在全美国社会的话语权以及主导权、舆论导向权、政策推动的能力是越来越强的,这在某种程度上,也成就了硅谷的开放的思维,国际化合作比较多。”

本博客所有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作者:老王复制或转载请以超链接形式注明转自 极客中国-关注黑客与极客!
原文地址《“DT in the house”:这会是硅谷的噩梦吗?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路人甲 表情
Ctrl+Enter快速提交

网友评论(0)